用户名:密 码:注册|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| 顺发旗下网站

当前位置 > 顺发首页 > 财经要闻 > 经济评论 > 教授:经济下滑跟楼市政策有关 大量决策失误

教授:经济下滑跟楼市政策有关 大量决策失误

发布时间:2014-04-13 22:06来源:admin字号:

2008年之后,政府出台了4万亿刺激政策,进行大规模的信贷投放,通过地方政府的债务融资平台,推高了投资的需求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copyright dedecms

  近两年来中国经济增速下滑,“破8”时代到来,原因是什么?如何看待本届政府对经济增速下滑的容忍度增加?地方债和影子银行会不会引发危机,对中国经济下一步的增长造成系统性影响?如何评价过去运行了近20年的城投公司模式?本届政府宏观调控的思维为何是以调结构为主?如何判断未来10年中国经济的增速等,就这些问题,南都专访了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。

dedecms.com

  “调结构是本届政府的基本思路” 织梦好,好织梦

  南方都市报(以下简称南都):中国这一轮经济下滑的原因是什么?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张军:原因很简单,之前几年靠刺激需求推得太高了,不能维持下去。中国经济近两年的增速开始逐步回落,现在跌破8%,首先要想的一个问题是,经济的增速可以由超高的需求来维持吗?我说的需求,即是凯恩斯所说的总需求的问题。当然不可能。因为可能有很多原因导致被刺激出来的需求不能持续维持,与吃兴奋剂一个道理。难以支撑之前高速增长下供给方面的产能。结果就是产能过剩,企业开工不足,投资意向下滑,财务和盈利状况恶化,包括之前很多行业,像钢铁、家装等。最近公布的五大商业银行的盈利状况也不如预期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所以,中国经济这两年增速下滑,有两方面原因。一是总需求在此之前被刺激,推得太高了。2008年之后,政府出台了4万亿刺激政策,进行大规模的信贷投放,通过地方政府的债务融资平台,推高了投资的需求。这些资金大部分进入基础设施领域和房地产业,房价飙涨。因为打了这针力度很大的兴奋剂,经济出现了短期内的繁荣。不仅地产业,还包括与此相关的钢铁,家装,建材等行业,这些派生的需求都被拉起。这不是一个正常的需求增长,当然不能维持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只要政府回过头来采取一个相对比较冷静的低力度干预,经济增速自然就会回落。需求的背后是信贷,信贷的背后是债务,所以一旦经济下滑,马上就会出现地方债务会不会有风险,债务链条会不会断裂,支付上会不会有问题等。现在中国就进入了债务的收缩期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第二个原因是政策在短期内是维持需求的一个很重要的变量,经济回落时,政府可以动用货币或财政政策,阻止经济下滑。但过去两年,经济下滑的势头没有扭转,回头看是政府没有动用政策,搞宏观调控呢?基本没有。中央政府容忍了这次经济的下滑。虽然它不是袖手旁观,但显然不想重复前届政府的那种做法。这就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,即本届政府为什么会作出这种选择? 内容来自dedecms

  南都:这里请允许先打断一下。2007年底发生金融危机后,中央政府迅速放宽了购房政策,在信贷利率优惠和首付等方面刺激房地产需求。房价迅速飙涨,后政府不得不又回头重新调整,在2010年底搞严厉的限购限价政策。这轮经济下滑与政府对房地产业调控的思路不清,来回搞折返跑,有没有关系?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张军:当然有关系。先刺激后抑制,会导致企业大面积的决策失误,很多与房地产相关的行业都出现了产能过剩的问题。后限购限贷,控制地方政府的债务,甚至限制银行的信贷方向,总需求当然会迅速回落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南都:本届政府为何对经济增速下滑的容忍度增加了?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张军:这反映了本届政府对经济的基本思路和取向。中国经济增长到今天这种状况,速度稍低一点未必是什么太坏的事。但我认为大幅度降速肯定是坏事。速度低一点可以进行一些结构性调整,把经济拉到产业升级的轨道上来。经济不是原地踏步,可以慢一点,但慢一点不是没有方向,而是要着手产业升级。当然,这是一个良好的愿望,经济能否成功升级现在还不清楚,但调结构,促升级是一个基本的思路,所以就增大了对经济下滑的容忍度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李克强总理也给出了一个经济增长的上下限问题,这种思路是过去30年中,中央政府没有出现过的。只要经济不滑出下限,中央政府的主要任务就是调结构,而不是稳增长。若经济增长滑出了下限,才会回到稳增长上来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地方债是一个可化解的问题

copyright dedecms

  南都:伴随着这一轮的经济下滑,去年有两个问题引发普遍关注,就是地方债和影子银行问题。在你看来,这两个问题会对中国经济下一步的增长构成多大的影响,会引发危机吗?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张军:地方债和影子银行的确构成一个问题。当经济增速下滑,收入下滑,地方债务的偿还能否持续,银行表外的的信贷业务扩张会不会带来危机,自然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现象,引发普遍的关注。其实,回头来想一想,这些都是当初打兴奋剂的恶果。 dedecms.com

  会不会带来危机?其实是说地方债和银子银行问题有没有解决?会不会对经济造成系统性的影响?我对此有不同的看法。现在国际上的一些投行,包括一些著名的经济学家,唱衰中国,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这两个问题,说中国解决不了。这种说法多少有一点夸大其词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地方债近年累积的速度确实比较快,各种不同的统计口径是总量大致已高达17万亿,但实际上占GDP的比重连30%都不到。与全球其他国家比,在规模上并不大,是可控的,也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的100%以上。但规模不大,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。一些落后的中西部地区的县市的确欠了不少债,这些债务怎么解决?发达地区相对要好很多,所以地方债的问题,反映在中国各地是不对称的。这些债务的风险主要集中在中西部的县市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其次,若出现风险,中国有没有办法解决。在我看来,中国有足够的办法解决。这些办法包括转移支付,因为中国政府的财务状况远远好于其他发达国家。二是可以展期,这些债务的债权人都是来自国内,而不是国外;上世纪90年代银行和国有企业之间出现了大量的三角债,当时为了处理这些债务,也累积了不少的经验,即成立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,通过市场化的手段进行债务重组。这种方式中国仍旧可以再用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  地方债和影子银行的问题,在其可能引发风险之前,要当做一个问题事先化解掉,早解决比迟解决要好。从去年的动作看,中央政府对此也是足够重视的。更重要的是,要弄清楚这些债务产生的机制,把源头断掉。从中长期来看,地方政府的投融资体制要改革。地方政府为了增强竞争力,融资去搞基础设施建设是可以的,但这种以土地做抵押的城投公司模式可能要改,要转向利用金融和资本市场,以市场化的方式公开发行债券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(顺发小编:admin)

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